无弹窗小说网 > 仙侠 > 长夜国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两百六十三章 长弓在手,敢问天下谁是英雄!

  长夜国第一卷草衣行第两百六十三章长弓在手,敢问天下谁是英雄!姜药看着气势强大,似乎深不可测的鄘真壁,夷然不惧。
  他很清楚,鄘真壁这种不择手段追求利益的人,往往就是妻软怕硬的货色。
  鄘真壁看了一眼穆钺,虽然他不认识戴着面具的穆钺,却感到有点发虚。
  这个面具人,让他有种很忌惮的感觉。
  不是因为对方的修为,而是因为对方的身份。
  隐隐猜到穆钺的身份后,鄘真壁的神色再次缓和了一些。
  “姜龙城,这个城池,并不是山河会所有,本座这个城主,也只是代替西域武阀暂时管理而已。”
  “你想拿回姜东城,却是找错了人。你应该先去问问西域各家武阀,问问抗魔大营,甚至可以问问令舅无极大人。”
  “若是他们都同意,那本座自然可以辞去城主之位。但在此之前,城主就是我鄘真壁。”
  姜药抱着胳膊,乜斜着山河会主,言语如刀,豪不假以辞色:
  “鄘真壁,本郎君何尝是为了姜东城?不过是不想让你糟践这个宝地!”
  这少年不过一个武真修士,却对着堂堂武仙圆满厉声呵斥。这其实是违反真界等级尊严的。
  “鄘真壁!你残鲍无道,恶贯满盈,弄得满城敢怒不敢言,还有什么资格当城主?”
  “三位前辈!”姜药看着狼叔等三位武仙,“拿下鄘真壁!”
  竟是不由分说,就直接下令动手。
  与此同时,穆钺也喝道:“动手!”
  轰轰!
  几个顶级傀儡人被穆钺祭出来。
  鄘真壁又惊又怒,他哪里不知道穆阀参与了这件事?虽然不想和穆阀对抗,可眼见也没有法子善了。
  鄘真壁发出一道命令符文,浑身气势就暴涨起来,武仙圆满的强大法域延伸出来,和狼叔等三个武仙的法域轰在一起。
  轰轰!
  咔咔!
  狼叔等三位武仙没有一个是武仙后期,三人联手的法域叠加起来虽然勉强压制了鄘真壁,却没有占到绝对上风。
  就算三人联手,要想干掉武仙圆满的鄘真壁也是不可能的事。
  鄘真壁虽然第一时间就被压制,却能奋起神威以一敌三,全力对抗三个武仙强者的叠加法域,阻止对方的法域控制这片空间。
  他必须这么做,不然的话,对方武仙的法域就会禁锢他麾下的一群武神。
  强者对战,最重要的首先是法域。谁的法域控制了空间,谁就能稳操胜券。而对方的空间就会被扭曲,被禁锢。
  一方的法域一旦彻底控制了空间,对方就是有厉害的手段也难以再施展,别说反击,就是逃跑都不可得。
  到了武神的层次,所谓强大,首先必须是法域的强大。
  鄘真壁这边有十来个武神强者,比姜药这边多几个,可是穆钺却祭出了好几个五级傀儡。
  如此一来,他手下的一群武神强者,也没有占据上风。
  双方甫一动手,整个恢弘的城主府都充斥着惊天动地的杀意。
  四个武仙,一群武神强者的打斗,释放出来的杀念,足以让山河变色,日月无光。
  恐怖的杀意下,狂风骤然暴起,风云激荡,犹如突如其来的苍天之怒。
  巨大的真元轰鸣声,雷霆一般炸响,穿透重重阵法,传到城主府之外,惊动了整个城池。
  若非城主府有很多高级阵法禁制稳固,此时已经在一群强者的打斗下化为废墟。
  轰轰!
  鄘真壁心中也暗叹倒霉。他的顶级尸傀,就差一天就要炼制成功了。
  而且,武仙修为的副会主此时也不在城主府,副会主要赶回来,怎么也需要半柱香的功夫。
  这使得他此时不得不独自对抗三位武仙,显得很是吃力。
  不过,鄘真壁毕竟是武仙圆满的老牌强者。此时他以一敌三,虽然落入下风,可仍然足以坚持。
  对方三位武仙叠加的法域,也很难控制这个空间。
  倘若对方没有其他手段,那么时间绝对在他这边。
  援兵转瞬即到,他不急。
  “姜龙城,看在无极大圣的面子上,若你发誓不再图谋姜东城,本座可以既往不咎,网开一面,放你离开!”
  鄘真壁一边全力运转真元神识的加持法域,一边高声喊道。
  这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此时此刻,姜药已经是他必杀之人,就算这少年是穆无极的外甥,也要死。
  至于穆无极的报复…那就只能靠西圣大人撑腰了。
  有西圣大人在,就是杀了姜龙城,他也不是完全收不了场。除非,西圣大人会眼睁睁看着山河会被穆阀灭掉。
  从双方动手到现在,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
  甚至,双方都没有完全祭出法宝兵器。
  可是,城主府的一大群武真高手,却已经赶了过来。
  “城主!”
  “会主!”
  这些武真高手,都是训练过军阵的,他们一赶到战圈,强大的军域就孕生出来,加持到鄘真壁的法域上。
  鄘真壁的法域顿时强大了一筹,在三位武仙的联手下也轻松了不少。
  于此同时,遁光一道道激射而来,城主府中的其他侍卫,也纷纷赶到参战。
  就是城主府外面的高手,以及防守城池的联军兵马,也接到了警讯,开始往城主府赶来增援。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鄘真壁就利用山河会会主和城主的权势,召集了大量高手赶来。
  胜利的天平,转眼就倾斜到鄘真壁一方。
  而姜药等人,顿时陷入了围攻之中。
  “姜龙城,看在你舅舅的面子,本座给你一个投降谢罪的机会!”鄘真壁智珠在握的说道。
  开战已经快十息,可是他连法宝都没有祭出来。
  他不认为自己此时还有祭出法宝的必要。
  他肯定,姜龙城等人在围攻之下,最多坚持半柱香的功夫。等到副会主赶回来,对方三个武仙也会压制。
  “好了,山河会的高手都来的差不多了吧?”姜药一笑,“那就开始吧。”
  说完,一条蛇就飞出他的袖子。
  这条蛇一出来,就化为五头,迎风暴涨为十丈长短的大蛇。
  但见这五头怪蛇狞恶无比,张口一吐,就是一朵灰色的雾气。
  姜药一个法诀就打出来,瞬息连变数十种手诀,一堆毒草也浮现在空中。
  随着一堆毒草在药韵下化为虚无,强大的药仙毒域立刻凭空生出。
  这毒域加持在狼叔等人的法域上,使得狼叔等人的法域变成一个巨大的毒域!
  就在姜药利用药道手段布置毒域的同时,穆钺也动手了。
  一个高达七级的攻击阵盘,被扔了出来,攻向对方唯一的武仙:鄘真壁。
  一个七级剑丸被丢了出来,攻击的对象还是鄘真壁。
  一张七级攻击符被扔出来,攻击的仍然是鄘真壁。
  穆钺一出手,就是三种顶级保命法宝!
  三样顶级辅助攻击法宝一出来,可怕的杀意简直要变成实质,如同天降神罚,每个人的心神都剧痛无比。
  武真修士甚至头晕目眩,气息凌乱。
  刹那间,整个城主府都笼罩在无边的杀意之中。
  这就是真界超级门阀的可怕之处。
  他们拥有顶级的保命法宝。
  武圣以下,就是武仙也很难有正面斩杀他们的机会。
  “你…”鄘真壁看到好几样顶级辅助法宝轰击过来,顿时愣住了。
  甚至,都没有顾得上姜药的毒域和毒蛇。
  有这么多高级法宝的少年,那肯定就是穆阀的穆钺!
  这种顶级辅助法宝极其贵重,不但需要圣级的大师出手,还需要多种昂贵珍惜的材料,炼制起来耗时耗力不说,失败率也高。
  所以,绝对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到,等闲的甲等武阀子弟都没有。
  这根本不是钱的事。
  像鄘真壁这种乙等武阀的背景身份,哪怕他花一千万灵玉,也买不到一个七级剑丸,更别说一个七级攻击阵盘了。
  神洲的顶级辅助法宝,大半都出自几大神宫。小半也是被甲等以上超级势力掌握。
  原则上,只有甲等势力或圣级大人物,才能代表所属势力参与分配顶级的辅助法宝,有购买的权限。
  这些东西都是保命的,穆钺和虞嫃这样的人又不缺钱,当然很少拿出来卖。
  “轰!”鄘真壁大惊之下,刚刚祭出法宝,整个身子就飞了起来。
  他本来就在对抗狼叔等三个武仙,虽然在大批武真高手的法域加持下稳住了局面,可哪里还有余力对付几样顶级的辅助攻击法宝。
  他一心二用之下,躲过了攻击阵盘的攻击,又躲过了顶级剑符的攻击,却还是没能躲过那道攻击符。
  穆钺不要钱的同时使用三种顶级辅助攻击法宝,当然不指望都能击中鄘真壁。
  三种宝物同时出手,再加上三位武仙的正面压制,总能有一样击中鄘真壁。
  这就够了。
  顶级攻击符何等厉害?
  理论上,那可是相当于普通武圣的攻击输出!
  哪怕鄘真壁有强大的护身罡气结界和盾符,也被攻击符击穿,残存的恐怖力量轰在他身上,即便他是仙髓体,也被轰的骨断筋折,灵脉破损,鲜血狂喷。
  可怜他堂堂一个武仙圆满,还没有祭出法宝好好打一场,就在穆钺豪到极点的“氪金打击”下,身受重伤。
  与此同时,姜药的毒域和毒蛇,也毒化了鄘真壁等人的法域。
  在高达六级的毒域之下,鄘真壁等人的法域已经被异化,就像看不见的冰块,投入了温热的水中,在不断融化。
  随着鄘真壁此时重伤,山河会的法域顿时轰然瓦解,彻底崩溃。
  明明他们已经围了上百高手,此时也没有意义了。
  三位武仙的法域,顿时延伸出去,控制了整个城主府。
  山河会的高手们,全部在三位武仙的法域下被禁锢,动作变得缓慢起来。
  武神们还能艰难的动作,武真们却连动弹都不能了。
  加上姜药的毒域,此时所有人山河会的高手,包括重伤的鄘真壁,全部在剧毒的法域下控制之下。
  此时此刻,就算想逃走,那也不能了。
  除了鄘真壁。
  修为低的黑涩会高手,甚至在毒域下七窍流血,经脉魂魄开始中毒。
  “姜龙城,本座誓报此仇!”鄘真壁厉声喝道,他知道援军就在城主府外,只要逃出城主府,最后赢的还是他自己。
  他是武仙圆满,虽然受了重伤,可实力还是很强大,起码他有能力逃出城主府。
  而三位武仙,根本没有能力阻止他这个武仙圆满离开。
  鄘真壁燃烧精血,冷哼一声,气势再度暴涨起来,顿时挣开了法域的束缚。此时此刻,他的伤势暂时被压制,仍然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强大的存在。
  猛虎虽伤,威风仍在。
  下一瞬,他就抛弃所有的属下,独自逃出去。
  狼叔等三位武仙全力阻止,可眼看就阻止不住了。
  穆钺忍不住有点惊讶。
  鄘真壁的强悍,显然超出了他的意料。
  他想不到,此人被攻击符重创的情况下,还能突破三位武仙的联手束缚,即将逃出城主府。
  果然不愧是有可能成为准圣的强者。
  穆钺知道,山河会的大批援军已经来到城主府之外,只要鄘真壁逃出去,就能率领援军卷土重来。
  那个武仙修为的副会主,应该也快回来了。
  绝对不能让此人逃出去。
  穆钺毫无犹豫的就祭出最后一个剑丸。
  这最后一个剑丸虽然宝贵,可未必就能留得住鄘真壁。
  多半就是浪费了。
  只能看运气,赌一赌。
  可是穆钺还没有激发剑丸,就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说的杀机。
  即便是他这样的天才,即便这杀机不是针对他,可也仍然从骨子里感到一阵战栗。
  不光是他,在场所有人,包括狼叔在内的三位强大的武仙,全部在这股诡异的杀意下感到毛骨悚然。
  而被杀意针对的鄘真壁,甚至无法再动弹了。
  就好像天地之间的所有杀机,都凝聚在一起,针对起他鄘真壁。
  有一种无法违拗的意志,似乎是来自天道的意志告诉他:去死。
  你不能再活下去。
  你必须要接受死亡。
  鄘真壁不敢相信的看向姜药,看向姜药突然祭出来的、瞄准自己的弓箭,整个人如同脚下生根,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灰色的弓,灰色的箭。
  就是那少年,好像也变成灰色的。
  就好像,周围所以的杀机,都被这一箭抽空。
  天杀地绝箭!
  鄘真壁没有见过天杀地绝弓,只是听过而已。可他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强者,见识很高,他肯定,这就是天杀地绝弓!
  天下除了天杀地绝弓,绝对没有第二张弓如此可怕。
  传闻,当一个人被天杀地绝箭锁定生机的时候,除非箭主的修为差的太多,否则被锁定的人必死无疑。
  箭一离弦,只有死亡和毁灭。
  这是天地杀念所生的后天灵宝!
  不可抗拒的死亡气息笼罩着鄘真壁,鄘真壁哪怕强横了千百年,此时此刻心头也只剩下绝望,悲哀,恐惧。
  就好像他的意志,勇气,自信,被天杀地绝弓碾碎。
  六级毒域毒不死他,三位武仙拦不住他,可是姜药一祭出天杀地绝弓,就摧毁了这个强大的男人。
  但姜药此时也不好受,他感觉自己的生机在飞快的流逝,精血也在被手中的弓吸噬。
  这真的是靠自己的生机激发的法宝!
  难怪,欧皋见过的箭主,头发是白色的。
  “可不可以放过我?你要是杀了我,有一位大人一定会…”鄘真壁面对这一箭,声音嘶哑的说道,瞳孔收缩到极致。
  此时此刻,他肯定姜龙城不是一般的武真修士。如果他是一般的武真修士,就算有这把弓,也绝对威胁不到自己。
  哪怕自己受了重伤,也不行。
  除非,他隐瞒的修为,或者更可怕的是,他能越境战斗,相当于武神的实力!
  “对不起,不行。”姜药轻轻说道,他知道鄘真壁背后的大人物,应该就是西圣。
  越是如此,就越要干掉鄘真壁。
  姜东城这个交通枢纽,一定要掌控在他的手里。
  少年拇指一松,射出了天杀地绝箭。
  姜药没有得意,他的心头忍不住浮起悲哀的潮水。
  那位母亲穆苍月被射杀的一幕,仍然在脑海闪现。
  想必那时,母亲穆苍月面对天杀地绝弓时,也像此时的鄘真壁一样绝望吧。
  天杀地绝箭飞出的同时,好像整个天地变得一片萧瑟,一片静寂。
  就是那种气味:死亡,或者毁灭。
  这一箭明明是姜药射出来的,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一支穿梭了时空的箭,从虚空而来。
  鄘真壁看着这一箭,露出了惨淡的笑容。
  不甘和恐惧之中,带着一丝释然。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刹那间,也不知道是何时,鄘真壁的胸口就多了一支灰蒙蒙的羽箭。
  这一箭不像是射入鄘真壁的胸口,倒仿佛本来就长在他身上。
  鄘真壁此时没有看向自己的女儿,没有看向自己的部属,而是看向夕阳。
  他发现,今日的夕阳,比平时更美一些。
  如血的残阳映入鄘真壁的眸子,他毫无痛苦的神色,而是带着一丝缅怀,一丝遗憾。
  接着,他的气息便归于寂灭,原本深沉的眼眸,变得一片死灰。
  颀长的身躯仰天而倒。
  这一箭,带走了他所有的生机。
  山河会主,陨落!
  一道身影落到鄘真壁的尸体边,拔走他身上那支充满着死亡和杀意的箭。
  姜药将箭收起来,手一招就收走鄘真壁双手上的四个指环。
  天杀地绝弓果然厉害啊,鄘真壁这个武仙强者,面对这一箭竟然没有丝毫躲闪余地。
  真的是用来越阶杀敌的法宝!
  但射箭之后,姜药也亏了不少精血元气。
  直到此事时,众人才反应过来。
  “天杀地绝弓,天杀地绝箭!”穆钺等人满脸震惊。
  他们想不到,姜药得到了天杀地绝弓箭。
  穆钺此事才知道,这才是表弟真正的杀招。
  他的计划,根本就是万无一失的。
  “父君,父君死了…”鄘若烟脸色苍白的看着鄘真壁,神色茫然。
  鄘真壁对她虽然很冷漠,可毕竟是她的父亲。就算他有再多不是,这点也无法改变。
  但,鄘若烟却没有多少伤感,只是觉得迷惘而已。
  “会主死了…”山河会的一群武神,看着鄘真壁的尸体,兀自不敢相信。
  会主的强大,他们都是心中有数。可是会主那么多厉害手段,一样都没有施展,就被在重伤之后,又被一箭射杀。
  完了啊。
  此时此刻,山河会的高层,都是心如死灰。
  作为帮会大佬,为了震慑人心,他们这些年弄死了很多人。不知道多少寒门家破人亡,也不知道多少寒门女修被他们逼着当真姬。
  他们这些年,一直掌控别人的生死,一直是别人畏惧他们,一直在凌驾在很多人的头上。
  他们习惯了这一切,潇洒肆意的太久了。
  可是如今,他们才突然发现,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噗嗤,噗嗤!”一道道血花溅起,一道道元神从尸体上逃逸出来,在毒域下湮灭。
  武真修士,甚至都不需要狼叔等人出手,就在毒域下中毒而死。
  鄘真壁一死,他们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虽然人多,却沦为被屠戮的对象。
  转眼之间,所有的武神强者和武真高手都被斩杀殆尽。
  这些人都是帮会高层,能爬到这个位置,有哪个是善类?当然都是死有余辜。
  山河会的中高层,几乎被一网打尽,其实已经彻底瘫痪了。虽然山河会有二三十万基层成员,此时却已经是一盘散沙。
  当然,山河会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副会主。
  锦衣卫指挥使奚山很快就会知道这个消息,锦衣卫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相信以奚山的手段,用不了多久,山河会就能被锦衣卫控制,成为明国朝廷遥控的一股庞大势力。
  此时,外面的城防联军,已经在围攻城主府。
  可是他们一时半会的,根本轰不开高达六级的城主府。
  为首的武仙强者,正是山河会的副会主。
  除此之外,还有数万城防大军,还有大批山河会的成员。
  穆钺大声喊道:“山河会得罪了我穆阀,鄘真壁等人已被斩杀,要是谁敢和我穆阀作对,死!”
  什么?
  是穆阀所为?!
  城主死了?
  这…
  狼叔一把抓起鄘真壁的尸体扔出去。三个武仙一起冲出城主府,在虚空中凛然大喝道:“都不想活了么?滚!”
  姜药和穆钺一起踏上天空,看着城主府外面的人潮,兄弟二人并肩而立,视数万大军如无物。
  “我!就是姜氏后裔,姜龙城!”
  姜药大喝,凛然生威。
  “这姜东城,多少万年来,本就是我姜氏所有!如今,我要将姜东城重新纳入姜氏管理之下!你们谁有意见?谁!”
  穆钺的气势锐利如剑,他冷冷看着外面目瞪口呆的众人,朗声说道:
  “我是穆阀少主穆钺,姜东城本是姜氏祖业,我姑姑穆苍月,曾经管理此城八百年!姜龙城,乃是姜氏嫡子,我穆阀之亲!”
  “今日,姜氏嫡子回来,奉我父君之名,拿回姜东城管辖之权。好了,话已至此,赞同姜东城物归原主的,立刻离开。不赞成的,战!”
  三位武仙大喝道:“三息之内,不退者,死!”
  领兵将主们和城防将士,都是面面相觑,心生退意。
  倘若没有姜氏嫡子,穆阀没有理由插手西域之事。
  倘若没有穆阀撑腰,姜氏嫡子也没有能力拿回祖业。
  可是现在,姜氏嫡子回来了,穆阀也就能名正言顺的插手了。
  谁都知道,姜东城多少万年都是姜氏的产业,很多人下意识的认为,此城现在还应该是姜氏的。
  “大家不要上当!”山河会副会长大喝道,“此事定有蹊跷,无极大圣是明白人,怎么可能不顾西域各家武阀反对?”
  他指着姜药,“姜龙城!你在西域各家阀主和抗魔大将军面前说道说道,看看他们是否愿意…”
  “聒噪!”姜药早就想干掉山河会这个硕果仅存的武仙强者,此时他哪里还能容忍对方鼓噪
  姜药想都不想就祭出天杀地绝弓,搭上天杀地绝箭,一拉。
  拉弓之间,姜药的精血生机顿时燃烧起来,周围空间的所有杀意,都被抽取,凝聚!
  虽然伤身,但关键时刻,可以再射一次。
  山河会副会长的气机被弓箭锁住,顿时满脸绝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姜药,目中满是后悔之色。
  这是什么弓?会主就是死于此弓之下么?
  城主府之外的人,都被这弓箭带到的诡异杀意所慑,人人噤若寒蝉。
  还没能众人反应过来,就见那道凝聚到极限的杀意,就忽然消失。
  一只羽箭,带着必杀的规则,突兀的出现在那武仙强者的胸口。
  山河会副会长,同样强横了多少年的大人物,就在万人之前,被姜药肆无忌惮的一箭射杀!
  死!
  这是什么弓,什么箭?
  就是领兵的将主,都忍不住露出骇然之色。
  哪怕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天杀地绝弓,也知道此弓的厉害之处。
  这兵器的威力,实在太恐怖。
  下一瞬,尸体上的天杀地绝箭,就被姜药收回。
  包括那副会长的指环。
  “还有谁!”姜药扬弓大喝。
  长弓在手,敢问天下谁是英雄。
  只有穆钺发现,这表弟连射两次之后,鬓角的头发竟然有点花白了。
  果然伤身啊。
  7017k
  
无弹窗小说网(www.530p.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弹窗小说网 > 仙侠 > 长夜国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无弹窗小说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自发更新上传!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