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 > 重生学霸小甜妻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1701,大结局(下)

  沐宁静正疑惑,宋氏出来了,“宁宁你怎么不进来?”
  沐宁静目光指了指场地上和这座房子格格不入的豪华轿车问,“外婆,这辆车是谁的?”
  宋氏来到沐宁静身旁,目光也落在车上,眼里有欣慰却也透着一丝复杂,“这是你婆婆送过来的聘礼,不止这辆车,还给了我一张一百万的银行卡,还有八样彩礼……”
  说着转头看向沐宁静,“这事在酒店我不方便说,正打算回家后告诉你。”
  沐宁静一脸吃惊,没想到鞠秋澜会送这么重的聘礼。
  宋氏看沐宁静的表情知道她不知情,心里更加欣慰,说明沈家这个婆婆是真的瞧得起她家外孙女。
  “都站场地上干什么?”老赵来到门口朝屋外祖孙俩问。
  宋氏拉着沐宁静的手朝屋里走,“走,我们进屋再说。”
  沐宁静进入房间,房间一如既往干净整洁,整体格局没什么变化,不过家里的家具倒是添了不少,可也都有些陈旧,而且看样式并不是什么昂贵的家电。
  大厅正中央那台黑白电视机换成了彩电,四四方方的盒子状,现在人家早就用上了液晶超薄大屏彩电,家里却还是那种老旧的款式,可见外公外婆日子过得并不富裕。
  沐宁静在老式的一字沙发上坐下,十岁以前的记忆她记得不太清楚了,印象深刻的也都是一些心酸的回忆,她记得外公最喜欢坐在门口石凳上抽烟,愁眉苦脸的样子让她不太敢亲近。
  外婆对她很好,家里条件并不宽裕,但外婆经常从外面干完活回来会给她买吃的,不过偶尔会摸着她的头叹气,说她是个苦命的孩子。
  宋氏给沐宁静泡了茶后进了一趟房间,出来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和一个车钥匙,她将卡和车钥匙塞到沐宁静手里,“这是你婆婆给的一百万聘礼,还有外头那辆车的车钥匙,聘礼没有退回去的道理,但是我可以作为嫁妆送给你,那八样彩礼我们就收下了,免得你婆婆不高兴。”
  沐宁静忙摇头,将卡和车钥匙又塞回宋氏手里,“外婆,我不要,钱你和外公留着养老,车子你给舅舅。”
  “你舅舅有车,虽然和你这个车子没法比,但我们这样的家庭能开上车就挺好。”宋氏看了一眼旁边的老赵,嘴角勾起一抹对现状知足的浅笑,“至于养老,我和你外公身体都好着呢,能自己养活自己,以后你和小沈多来湖城看看我们,我们就很高兴了。”
  “外婆……”
  “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意,你希望我们过得好,我们也希望你过得好。”宋氏拿着银行卡和车钥匙的手握住沐宁静,将东西压在她掌心,“以前萍儿和你经常受街坊四邻的白眼,我和你外公暗地里也让人瞧不起,这次你嫁了这么好的人家,你不知道那天你婆婆送车和彩礼的时候我和你外公有多风光、多体面,街坊四邻羡慕的眼神和道贺的声音,让我和你外公挺直了脊梁骨。”
  沐宁静心里酸溜溜的,因为她和妈妈,外公和外婆也一直不能抬起头来做人,“外婆,外公,对不起。”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我们都是一家人,以前是我和你外公不知情,让你妈妈受了那么多苦……”宋氏说着眼泪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一旁的老赵眨巴了两下胀痛的眼睛,轻咳一声,“好好的大喜日子你哭什么?”
  宋氏忙将眼泪擦了,笑着说:“你看我这是怎么了,外孙女出嫁我高兴,高兴呢。”然后松开沐宁静的手从口袋里又拿出一张卡,那是一张农村信用社的卡。
  宋氏将这张卡也塞到沐宁静手里。
  “外婆你这是干什么?”沐宁静想将卡和车钥匙都还回去,可宋氏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宋氏握紧沐宁静的手说:“这是我和你外公给你的嫁妆,不多,只有三万块钱,和沈家的百万聘金没法比,但这也是我们的一片心意。”
  沐宁静只觉有一股热浪直击心口,眼睛一下子湿了,家里这样的条件,他们竟然还给她准备了嫁妆,三万块钱只怕是老两口所有的积蓄吧?“外婆,我不要……”
  “乖孩子,听话,拿着。”宋氏轻轻拍了拍沐宁静的手背,“小沈家定然是富贵人家,不然也不会送这么厚的聘礼,我和你外公没本事,不能给你长脸,但也绝不给你丢脸,我们不能让你将来在沈家做不起人,聘金、车子,还有这三万块钱你都拿着,有点东西傍身,你才能活得更有底气。”
  沐宁静瞬间泪如泉涌。
  老赵眼睛发红,狠劲吸了两口烟,开口责备宋氏,“你说好好的大喜日子,你非将宁宁弄哭,做事没点分寸。”
  “我……”宋氏一脸无措,忙不迭给沐宁静擦眼泪,“快别哭了,明天要当新娘子,要上妆,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沐宁静哪里止得住,哭得泣不成声。
  宋氏急了,“宁宁,你快别哭了,明儿个小沈看见你眼睛肿了,指不定怪我和你外公怎么欺负你了。”
  沐宁静一怔,突然想到前阵子沈庭西误会沈九琰欺负她,将沈九琰堵在门口,说老子拎不清,做儿子的出手教训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瞬间破涕为笑。
  别说,依着沈庭西那性格,可能真能做出责怪外公外婆的事来。
  最后沐宁静将两张卡和车钥匙都收了,不为别的,只为让两位老人家安心,以后她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孝敬他们,不急在这一时。
  第二天五点多沐宁静就被宋氏叫起来了,按照湖城的习俗,上午要在女方家吃了出嫁饭才能启程去男方家。
  化妆团队和婚纱全都是鞠秋澜安排好的,化妆师们昨晚住在离村里不到两里路的小镇旅馆里,一大早都赶了过来。
  这次婚礼,沐宁静没选伴娘,舒心快生了,沐宁静没让她过来,还有童翘要在家带娃,沐宁静也没通知她,其实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沈九琰和她说了,最好不要宴请樊城那边的人,不然动静太大容易引人怀疑,不安全。
  刚开始沈庭西自然坚决不同意,不让在樊城办,还不让请樊城的朋友?那怎么行?
  但是沐宁静说外公外婆是农村人,场面太大,而且都是有钱有势的人,难免让老人家有压力,双方家境相差这么远,万一外公外婆不放心,担心她嫁进豪门受委屈,不同意这桩婚事怎么办?
  沈庭西一听,有道理,觉得还是将老婆娶进门再说,便同意了沐宁静的要求,没有宴请樊城的朋友。
  不过舒心和霍宴倾他俩倒是提前一起吃了饭庆祝。
  至于陆靳深那边,他打算办完婚礼再去首都给他们送这个好消息。
  八点半沈庭西的迎亲队伍到达老赵家门口。
  老赵这边预定的是九点开席,这个时候左邻右舍来吃喜酒和道贺的人基本都来了,农村里的人看见场地上一溜烟排到道路上的八辆豪华轿车,一个个直咂舌。
  “老赵家这是祖坟冒青烟了,外孙女嫁了这么好的人家。”
  “谁说不是呢,你没看见前几天送来的聘礼,那八样彩礼有多丰厚就不用说了,竟然还送了辆小轿车,我听村里的小年轻说那辆车少说也值一百万呢。”
  “她家外孙女以后算是落在天堂了,往后这好日子啊,可是我们这些人想象不来的。”
  羡慕的人不少,当然也少不了说酸话的。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可别忘了老赵家这个外孙女可是他女儿未婚先育的,只怕到现在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是啊,她那样的身世有钱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上?谁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攀上的?”
  “就是,而且我看啊,娶她的人八成是一个年纪大的老头,或者秃顶的大肚子中年男人,要不就是哪里有缺陷讨不到老婆,不然谁这么傻娶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进门?”
  东仔在外面听见这些话气得想上去揍人,但想着这是少主的大婚之日,忍了,不过他过去给沈庭西开门的时候刻意撞了一下刚才说话难听的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女人“哎哟”一声,正准备开口骂人,回头见是一个长相清俊的男人,到口的粗话又咽了下去,怒气冲冲的脸秒变柔弱羞涩脸。
  东仔非常礼貌的说:“不好意思,我急着去给新郎开门,没撞着你吧?”
  女人摸了摸手臂,很疼,这男人是铁做的么?不过面上却笑着说:“没事……”
  女人还想说什么东仔打断了她,“新郎很帅的,一会儿睁大眼睛看仔细了。”
  女人的脸瞬间红了,这回是尴尬的,没想到她说的话被这位风度翩翩的男人听见了,丢死人了。
  女人懊恼的功夫,东仔已经打开了主婚车的门,视线不由得朝那边看了过去,她就不信了,新郎若真的帅,家境又这么好,为什么要娶沐宁静这样的女人?傻冒……吗?
  女人看见从车里下来的男人,五官深邃凌厉,棱角分明,极具男性魅力的一张脸,她也是在外面待过好几年见过大世面的人,可她从没见过这么俊美的男人,无论外貌还是无形中散发出来那股冷峻卓然的气质,都是男人中的极品,就连走路的姿势都透着男性张力,让人挪不开视线。
  东仔视线望着不远处惊得下巴快要掉下来的女人,歪头在沈庭西耳边说着什么。
  沈庭西冷峻的眉眼缓缓蹙起,视线朝东仔看的方向看过去。
  女人感觉新郎的视线看过来,心跳加快,脸瞬间羞红了,只是男人的视线仿佛如淬了冰的利剑,男人只是很快的扫过一眼,她的脊背却已冷汗涔涔。
  她再仔细看去,男人正对着围观的父老乡亲们微笑,脸上的笑容和煦温润,仿佛刚才那一眼只是她的幻觉。
  乡村习俗多,新郎见新娘可没那么容易,需要回答大家许多问题,比如你是谁?来干什么?谁是你的新娘子?等等。
  沈庭西都一一回答了,然后有人提出让沈庭西唱一首情歌。
  沈庭西有些为难了,唱歌他是真不擅长,整天打打杀杀,哪有闲工夫去玩那些女人的玩意儿,就算闲下来,他的乐子也是打牌抽烟,训练场地射击什么的,认识宁宁后,他的乐子就只剩一个了,那就是陪宁宁。
  他连一首歌曲的词都记不住,这让他怎么唱?
  最后还是东仔在一旁给沈庭西出了一个主意,说让沈庭西给大家表演一段武术,这个提议新颖,乡村里的人没见过,立刻得到大家一致同意。
  沈庭西刚开始只是意思意思打几套拳法,没想到乡亲们兴致高涨,掌声如雷,还直说不过瘾,一定要再来几场,不然不让见新娘。
  没办法,为了娶老婆,沈庭西只能依了他们。
  只是,没想到乡亲们越看越上瘾,直呼精彩,最后沈庭西被他们为难得西装外套都脱了,穿着白衬衫,挽起袖子,露出精壮结实的小臂,直打到浑身是汗,乡亲们才放过他。
  乡亲们见新郎被折腾得大汗淋漓也不好太过分,便没再为难他,放他进了新浪子的房门。
  只是门后还有一大堆等着要红包的人,将门开了一条缝,不给红包不让进,还好,这些习俗昨晚鞠秋澜和他说了,他都有所准备,能娶到老婆,红包算什么?
  过了这一关后,沈庭西总是看见了坐在红色婚床边的沐宁静。
  她穿着纯手工定制的白色蕾丝婚纱,婚纱的裙摆很大,几乎铺满了半边床,更显得她娇小可人,她很少化妆,像今天这种稍微正式精致的妆容更是从来没化过。
  沈庭西一直都知道他的宁宁是漂亮的、美丽的,却从来不知道她穿上婚纱,正儿八经的化妆后会这么美!
  她自身气质娴静,脸上又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安静坐在那里盈盈望着他的模样,简直……能将他的魂勾去!
  所有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美。
  沈庭西抬脚准备朝房间里走的时候,有一个妇人站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她笑着说:“我是宁宁的姑奶奶,我代表宁宁的亲人让你今天在这里对宁宁做一个承诺,让我们安心。”
  旁边立刻有人起哄,“发誓,发誓,发誓……”
  沈庭西回头看了一眼被人堵得水泄不通的门口,本来有些话他打算和宁宁一起敬酒的时候说的,但既然有这么个环节,人也挺多,现在说似乎也不错。
  沈庭西深邃视线深情款款的看向坐在婚床边笑盈盈望着他的沐宁静,薄唇掀开,“宁宁我追了你大半年你才答应做我女朋友,而且你拒绝了我三次求婚……”
  旁边哗然一片。
  “不会吧,竟然是新郎追的新娘?还追了这么久?”
  “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舍得拒绝他三次求婚?”
  “看来新郎对新娘真的是一片痴心啊,这样的感情太令人羡慕了。”
  只听沈庭西低沉好听的嗓音继续在婚房里响起,“我们走在一起真的太不容易,无论你的身世和家庭是什么样,在我眼里你都是独一无二的,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别的,都不重要。
  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或者在你背后说三道四,我就和谁拼命,这辈子,我做你的守护神。
  有一个成语叫苦尽甘来,你受的所有苦到这一刻为止全部结束,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不能保证没有苦,但是我可以保证,替你吃尽所有的苦,让你的余生只剩甘甜。”
  沈庭西说完后,现场先是死一般的寂静,随即便是雷鸣般的掌声,和一声高过一声的,“好,好,好……”
  现场好多女性都红了眼眶,沐宁静更是哭得不能自己。
  老房子隔音效果不好,其实沐宁静早上起来,外头那些闲言碎语就飘进了她的耳朵里,她心里虽然有些难受,但她知道沈庭西不会在意,便也由着她们去了。
  可刚才沈庭西说的那些话,字字句句,明里暗里都是在维护她,甚至将求婚三次被拒这样对他来说非常不光荣的事都说了出来,只为让别人知道,不是她攀上他,而是他缠着她。
  这样的男人,让她如何不爱?
  沐宁静的姑奶奶回过神来,为了将气氛活跃起来,笑着对沈庭西说:“你说得太好了,将新娘子都说哭了,是你的不对,得罚。”
  周遭瞬间哄堂大笑起来,见过发誓不过关再被刁难的,没见过说得太好也被刁难的。
  沐宁静的姑奶奶想了想,说了一个甜蜜的惩罚,“罚你背着新娘在外头走三圈,新娘子这么漂亮,必须让大家饱饱眼福。”
  沈庭西眉头一点点蹙起来,沉默了两秒说:“我不同意。”
  大伙儿傻眼了,新郎竟然不同意?
  从开始为难不让他见新娘子到现在,他一直都是有求必应,现在让他背新娘子,他竟然不愿意?!
  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喜滋滋的上去背自己的媳妇吗?
  不说大家伙儿,连沐宁静也怔住了。
无弹窗小说网(www.530p.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 > 重生学霸小甜妻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无弹窗小说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自发更新上传!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