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 > 身后之人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八十九章 验伤【求推荐票】

  “吵什么吵,再吵现在就宰了你们。”
  “兄弟,爷,你......你别拿枪对着我啊,看到这玩意儿我头发晕。”
  “认识我手里的东西?”
  “怎么会不认识呢,嘿嘿嘿。”
  “那就好。”
  ————————————
  “报告队长,已经找过了校场上上下下,没有找到季教官。”
  “今天可真是奇怪了,这都解散那久,也没听到教官吹集合哨。”
  “芳妮,这人是谁啊,为什么躲在你身后?”
  “他呀,我......”
  “是他,是他没错,就是他。我在树林碰到的就是他,你不是被我们绑在树上了嘛,怎么会突然跑到校场里面?”
  “我抓到了一个偷偷溜回校场的人,人被人绑在了木桩子上。”
  “洪运~~~,他......他怎么会这样。说,你们快说,是谁做的?”
  “他......我......我不知道啊。”
  ————————————
  “老大也被抓了,他怎么会溜回校场呢。”
  ————————————
  “肉真香。他,他,还有他,他们都吃了。我是兔子,兔子是不吃肉的。对,不吃肉,嘿嘿嘿。”
  “别听他的,他是个傻子,说的都是疯话。别别别......”
  “杀人了!”
  “伍泽平,谁叫你开枪的。”
  “队长,人死了。”
  “别杀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这个时候呆子从芳妮身后探出头来,他用手依次指向沙满江、罗仁杰和树桩绑着的臧老金三人,他们连连摆手不承认杀洪运的事情。
  伍泽平顾不了那么多,掏出手枪一枪把罗仁杰给打死了,旁边的沙满江也因为挨得太近被溅了一身,他双手撑地拼命磕头求饶。
  在校场,私自处决人命是被严令禁止的,冯启义把枪夺过来让人把他带回营房冷静一下,其他人打来一块白布把人给盖住了。
  “是山下有......”
  “是教官!”
  “栗谷校场教给你们的最后一堂:活着。以后你们的任务比今天还要凶险,别以为侥幸活了下来就能胜任。现在听我的口令,以9501(注:冯启义的编号)依次站成一列,我叫到谁,谁就走过来。”
  “是教官~~~”
  那边的沙满江还没有开口,哨亭那里有一人拿着一把栓动狙击步枪,枪声响起,弹壳从枪膛里退去掉落在地面上,站在上面的人正是季雨。
  季雨从哨亭的木梯子上走下来,命令校场里的人站队排好,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检查他们身上有没有受伤。
  凡是受伤的人,无论轻重都没有通过此次的考验,而被淘汰的人文牒上写着是会送回来出生地的。
  “芳妮,这次没得躲了吧,哼。”
  “9501上前一步,退去外衣,验伤。”
  “脸上有泥土,四肢无外伤,合格。”
  “队长就是厉害,带领我们捉了人,没受伤。”
  “9502。”
  “教官,他......他腿受伤了,在营房里面。”
  “9503。”
  “到!教官,刚才我也跟着队长抓人,身上难免有瘀痕。”
  “少废话,转身。9503,不合格。”
  “这点小伤还算,也太严格了吧。到底是要保护什么人,珠宝店老板、富商?向国兄弟,咱们是好兄弟吧,就看你的了。”
  “9509。”
  当季雨叫到田连胜的编号后,他大声喊着口号让季雨检查,一转过身后背上有不少打半后留下来的抓伤,季雨手里的笔直接在上面画了一个叉号。
  田连胜走到另一边的时候给另一个好兄弟使了个眼色,希望其能替他争光留下来,可依然是一个无情的叉号。
  那边刚站进去的田连胜简直吃了一惊,他可是没看到他好兄弟身上哪里有受伤,结果人家却诚实地说小手指扭伤了。
  “你是不是傻,这种事情你不说谁会知道。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留下来,傻,真是傻,哎。”
  “9527。”
  “终于到她了,我要证明我是对的。”
  “9527,没问题吧?”
  “报告教官,没问题。”
  伍泽平因为腿部受伤肯定是无法留下来了,不过他之前一直对于没有揭穿芳妮的性别而耿耿于怀,他就这么看着芳妮走到队列的前面,然后慢慢地把外套tuō掉。
  也就是最后那关键的一刻,季雨直接说出了「合格」二字,毕竟芳妮是个女的,再者说了,要是受伤怎么会是那里呢。
  但的的确确受伤的就是那里,这也许就是季雨唯一次对她的格外关照吧,伍泽平听到这话第一个站出来质疑。
  “教官,我有疑问。”
  “说。”
  “不接着检查了吗?”
  “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明白嘛,合格。要是有什么不服气的,就站出来比划比划,你的腿伤没问题吧?还有你们,也都可以跟合格的人比划,够公平了吧。”
  “没问题。”
  “他......他们都没受伤,有些吃亏。”
  “吃什么亏,还不是你身手不行才受的伤,先看看伍泽平再说。”
  “嗯。”
  “9527,我不服你。”
  “那就过过手。”
  “呀~~~”
  其实像伍泽平这样不服气的人也有不少,只不过身体受伤不想逞强,倒是伍泽平沉不住气主动站出来要跟芳妮单挑。
  队长冯启义平时训练强度其他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没有人愿意去挑战他,季雨检查完毕后,也只有他跟芳妮二人通过了此次考验,她自然也就成了里面最弱的。
  伍泽平受伤的腿不影响走路,但也是略有不舒服,既然他决定挑战芳妮,那肯定也是有些本事的。
  在简单抱拳示意以后,伍泽平率先出手直击芳妮的脚踝,只见他俯身双手撑地,迅速用右腿横扫,芳妮后退几步用力用脚跟顶住。
  同样她也并没有客气,另一条腿直往伍泽平左侧肩膀踢去,由于他腿上扫出去的力道很大,所以这个时候起身是有些费力的。
  趁势挡过去的左臂结结实实挨了一脚,他想要是跟芳妮缠斗那肯定是下下策,所以只能寻找时机用搏斗技巧赢下这盘的胜利。
  “伍泽平看来是不会轻易认输的,我看芳妮应该攻击他那条受伤的腿,那样赢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你没看到芳妮刻意避开嘛,估计是想要赢他个心服口服。”
  “千万不要因为我有伤就让着我,我可是不会领情的,看招。芳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女的。”
  “先赢了我再说吧。”
  本应该勒紧芳妮肩膀的手,伍泽平故意使坏往下降了十公分,那感觉他再明白不过了,连芳妮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使出这么龌龊的手段。
  她想着趁机给他来一个背摔,但伍泽平用膝盖顶住,她发力的那条腿使不上力。
  随后他用力一压,芳妮整个人一侧膝盖跪在地面上处于劣势的状态,无论她如何左右挣脱,四肢还是无法动弹。
  “芳妮,这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快点认输吧。”
  “不,谁都可以认输,但我不行,不可以。”
  “还嘴硬,那就再试试。”
  “不认输就是不认输,绝不。”
  随着伍泽平借助优势不断加重手上的力道,芳妮感觉到胳膊两侧越来越酸,可是她对于耳边那些认输的话却一点也不认可。
  她直接在伍泽平的小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紧接着用力把头往后面一顶,伍泽平鼻子一阵酸楚。
  脑袋再清醒过来,芳妮反拧住他的手抓住了他,并且手还向上抬起,钻骨的痛疼得他满头大汗。
  疼痛无法忍受,他只能把手放在地上拍打示意芳妮松手,手一松,伍泽平一个趔趄碰到了木桩上绑着的臧老金。
  “娘,你真厉害,太棒了!”
  “你个傻子,这没有你娘。”
  “来人,把他的嘴堵上。”
  他透过下垂的头发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校场上的一切,是不会放过眼前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的,谁也没注意到呆子,他早就帮臧老金把绳子打开了。
  由于芳妮的疏忽,并没有搜臧老金的身,身前的伍泽平站起来朝着芳妮竖起了大拇指。
  突然后面有一只手抓住伍泽平的喉咙,一把锋利的刀子紧贴在脖子上,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来不及防备。
  “那......那家伙手里的绳子什么时候解开的!?”
  “一定是那个傻子,我一直就觉得他不对劲。”
  “他凶我。”
  “害死我那么多人,这笔账倒是要好好算算。呆子,到大哥这来。”
  “咱们人比他多,怕什么。”
  “向国,向国!”
  一声枪响,有些冲动的戊向国应声倒地,在场的人也不知道臧老金哪里弄的枪,场面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要不是顾及伍泽平的性命,早就把臧老金打成筛子了,臧老金把手里的枪交给呆子,并让他好好看着伍泽平,叫他们不要乱来。
  他自己却溜到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面,这间屋子是他一早便从树林里注意到的,因为他们都曾在那间屋子停留过,他猜的没错,屋子里面放的正是武器。
  各式各样的武器让他看花了眼,件件都是宝贝,要是时间足够,他肯定要把这里搬空,但眼下往外面瞟着从箱子里抽了一把塞到腰上,摸了两颗手榴弹便翻后窗往山上溜了。
  “妈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电话?一不做二不休,让你们也尝尝坐牢的滋味。喂,是警署局吗?对对对,我是良好市民,报案的。”
  “你现在什么位置,有什么情况要报案?”
  “栗......栗谷校场,我现在在在山里。这有大批的军火,还发生了枪战,死了不少人呢。”
  “栗谷校场?”
  “闰景,挂断电话,这件事情不可跟其他人说是。”
  “是,队长。”
  “不要怕不要怕,啪的一声,不会痛的。”
  “放屁,我不怕死。”
  “那吃了你呢?嘿嘿嘿。”
  “你们瞧,他......他身上有颗炸药,好像不是咱们校场的东西。”
  “不记得给他们的东西里面有炸药啊。听命令,剩下的人后退。”
  ————————————
  “刚才那人溜出校场了,在那里!”
  “大哥,我在这,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好兄弟,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咱们再做兄弟。”
  “你不要害怕,把腰上的东西给我。我是你娘,听我的,把东西拿过来。”
  “芳妮,他是傻子,你千万不要刺激到他。现在咱们离他这么近,万一炸药响了,会受重伤的。”
  “小心!”
  “大家卧倒!”
  溜到一棵大树后面的臧老金并没有这样轻松地逃走,而是拿着手枪瞄准,一枪打在了呆子腰上的那颗炸药上。
  轰的一声响,地面上冒起一大片白烟,呆子当场被炸成一滩血水。
  爆炸之前,伍泽平把呆子甩到身前,然后奋力压在身下。
  他的下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侧的胳膊和腿血肉模糊,整个人的身体侧靠在木桩一旁,脖子也被割出了一道伤口,说起话来也十分费力。
  其他人也因此受伤不重,大都双耳嗡鸣,并伴有鼻孔少量流血,季雨迅速跑出校场追臧老金去了。
  “9501,你和剩下的人救治伤员守住校场,我去把人抓回来。”
  “教官,你要小心啊。”
  ————————————
  “泽平,你太傻了。送医院,对,开车开车~~~”
  “来......来不及了,一点都不疼。”
  “不疼就好,你尽量别说话。”
  “血一直在往外流,怎么都堵不住啊。”
  “堵不住也要堵,止血,我去拿绷带,撑住了。”
  “上车,一定有救的,都让开。”
  “芳......芳妮,放我下来。”
  芳妮抱起伍泽平放在汽车驾驶室一侧的座位上,猛踩油门这就开着车子带着他直奔城里的医院,车子加油过猛,车轮甩起大片的泥巴驶出橡塑场。
  也就是开出出十几米的距离,车身下冒出一阵黑烟,并开始摇晃起来。
  原来车子的油箱早就被人提前放了油,地面上的黑油上盖了一层土,后面走过的冯启义踩在上面摔了跤。
  座位上的伍泽平肌肉发抖,并且感觉身体自下而上一阵凉意,其实那并不是凉,而是因为流血过多导致痛疼感渐失。
  此刻的他竟然笑了起来,芳妮猛晃着车档像发了疯一样,双手猛地捶着方向盘,看来伍泽平是救不了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山西老槐树伍家屯有老娘一位,兄弟,不,哎,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就......就叫小妹吧,得闲帮我看一下家中老娘,谢......谢谢。”
  “伍泽平~~~”
  “那个傻子,他们是一伙的,为什和不绑住他?泽......泽平死了,他死了!”
  “田连胜,你冷静一下,大家都很难过。”
  “不能就这么让他逃走了,我要去把他抓回来。”
  “连胜~~~”
无弹窗小说网(www.530p.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 > 身后之人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无弹窗小说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自发更新上传!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