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历史 > 大明世祖
  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章崇祯十六年

  崇祯十六年。
  正月初二,李自成陷承天府,号“奉天倡义大元帅”。
  三月,左良玉兵变,十万众掳掠武昌。
  四月,清兵去岁冬入塞,今无恙而返。
  其掠府州县城八十八,俘三十六万九千余人,获金万二千二百余两,银二百二十万五千余两,牛马等五十余万头,珍宝缎匹八万余。
  天下大乱时,陕西反而迎来了几年的太平光景。
  天蒙蒙亮,西安城中笼罩在一片冰雪中,道路两旁,竟然不见一丝绿色,枝头的叶子,早就不知被何人撸去,填了肚子。
  道路两旁,行人面黄肌瘦,空荡荡的屋舍门窗洞开,进了风,显得越发的呼啸,恐怖。
  瘦小的少年,气喘吁吁地跑着,耳旁传来风声,吓得脚步更快了。
  而排成长龙,最热闹的,无外乎粮铺罢了。
  街面左拐,一处宅院。
  “咚咚咚——”少年敲了敲门。
  “进来吧,十三,我都看到你了!”
  “宗主!”少年嘿嘿一笑,小步而入。
  满是绿苔的围墙,破洞的大门,深邃的水井,以及水井旁的一位青年。
  “哗啦——”青年掬了一股水,不顾严寒,直接洗了洗脸,露出一张枯黄色的脸庞。
  鼻梁高挺,眉目清秀,唯独脸颊陷入,双目无神,已然是营养不良多年了。
  “汪——”倚靠门柱的黄狗,无精打采地叫唤了声,算是打了招呼。
  “吃吧!”朱谊汐浑身一激灵,跨入房中,寻摸了许久,才找到两张菜饼,大冬天,也不必担心馊了。
  与了他一张菜饼,少年带有些许惊喜满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朱谊汐,慢条斯理地吃着,又撕下些许,喂了喂脚下的黄狗。
  “宗主,您自己都吃不饱了,怎么还养狗啊!”十三嘟囔地说道,滴溜溜的眼珠子,看着黄狗两眼放光。
  “这?这是我父母留下的唯一家当了,也是家里最值钱的!”
  朱谊汐无奈道,摸了摸狗头。
  可不是吗?如今斗米两百文,肉就更贵了,黄狗二三十斤,得值多少钱?
  环顾四周,朱谊汐苦笑不已:“就这个破院子,也是别人不要占来的,小黄可不得是最值钱的?”
  “嘿嘿!”十三点点头,目光明亮道:“您说的没错,等咱们断粮了,小黄就是最后指望了。”
  “汪!!”黄狗腾起,恶狠狠地看着十三。
  得亏朱谊汐安抚,不然就得咬几口了。
  “十三,你知道这是哪的宅子吗?”
  “哪的?”十三疑惑道:“反正比我时间长。”
  “这是锦衣卫千户所宅子。”
  朱谊汐四处望了望,瞧着阴森森的布置,不由得笑道:“多亏了当今圣上,才有了我的容身之处啊!”
  “宗主,你说,咱们以后咋办啊?”
  十三畏畏缩缩地走过来,锦衣卫的大名,谁人不怕?即使管不到他们这些的宗室。
  “西安看来是待不住了,孙督师去年打了败仗,手底下都是新兵,守不住的,只能去汉中躲躲。”
  朱谊汐双手靠背,满脸悲哀道:“大明,危在旦夕啊!”
  以穿越而来的记忆来看,崇祯十七年,也就是明年,李自成就会打入北京,崇祯自缢身亡,大明亡国。
  而,可以肯定,在这之前,西安肯定是破了,毕竟是“大顺”的国都。
  “宗主,咱们没钱没粮,怎么去汉中啊!”十三苦恼道:“总不可能乞讨着去吧,您可是郃阳王奉祀呢,得有体面。”
  “如今,也就只有你当我是宗主了。”
  朱谊汐摇摇头,苦笑不已。
  谁能想到,堂堂的秦藩——
  的郃阳郡王的奉祀后裔、奉国中尉,竟然沦落到这等地步,真是悲哀啊!
  朱谊汐刚附身时,都怀疑前身都自我催命撒谎,连自己都骗了。
  然而,事实如此,堂堂的大明宗室,一贫如洗。
  期待中的朝廷供养,免费吃喝,谁知道竟然是镜花水月。
  自崇祯元年,他么的朝廷就不发宗禄了。
  而且,这还是在起义繁多的陕西,崇祯十六年,十六年,得亏前身能撑到现在,这还真是要命。
  关键,日后也没指望了,不到一年,大明就得完犊子了,身为宗室,福没享受多少,还被连累身死命亡。
  而十三,同样隶属于宗室,只是家徒四壁,因为没钱贿赂秦王府长史,拿不到爵位,连大名都没有。
  自己以奉国中尉,奉祀郃阳郡王这一支,说白了,就是继承其地位,让历代郡王不断了香火,但实际上却依旧是最低等的奉国中尉。
  而作为最卑微的奉国中尉,被朝廷欠饷那是常有的事,拢共两百石,嘉靖时期施行六钞四粮。
  宝钞等同废纸。
  每年宗禄,缩水到八十石。
  这大明,亡与不亡,对他这样的底层宗室来说,毫无差别,只是,大厦将倾之前,欠的债得要回来啊!
  十六年的宗禄,怎么也得要回来。
  “宗主,您就穿这身?”
  十三瞅着朱谊汐这般模样,不由得说道,随即,不待其吩咐,就小跑一阵,直入其房间,拿出一套旧的皮袄。
  说着,其就伺候朱谊汐穿戴起来,干瘦的小手,轻轻抚平褶皱,恭敬异常。
  翻看皮袄细看,里面尽皆破洞,外面的毛皮也脱落泰半,朱谊汐苦笑道:“这衣裳,还不如不穿。”
  “麻衣暖和,里面才杂着鸭毛呢!”
  “宗主,这是您的体面!”十三倔犟地说道,一副不容置疑的表情。
  “今天可是有大事,可不能耽误咯!”
  皮袄不保暖,朱谊汐又忍不住,往里搭了一件麻衣,这时,他不由得想起后世的八旗子弟,哪怕穷困潦倒,也得讲究个面儿。
  如今,也轮到自己了。
  不一会儿,只见稀稀拉拉的一群人,约莫有十几个,高矮瘦,唯独无一个胖字,都极尽所能穿上好衣裳,但却依旧强差人意。
  “见过宗主!”
  哗啦啦的拜下,一个个毕恭毕敬,无论老头少年,都不例外。
  这些人,都是郃阳郡王这一支的后裔。
  朱谊汐望之,眉头一皱:“前几日,商量着不是还有二十来号人吗?怎么又去了五六个?”
  “宗主,朱老三前两天饿得慌,实在经不住,就去府衙前议论了几句朝政,去牢里吃食了。”
  十三忍不住说道,满脸羡慕,
  “宗主,其他几个,都出了西安城,去了汉中,带着几张饼,去那里讨吃食了。”
  其他人也不由得说道,满脸的凄苦之色。
  “走,今日定然讨要回来咱们的钱粮!”
  朱谊汐摇摇头,看着这一群貌如乞丐的宗室子弟,不由得面目凝重。
  显然,大家都不相信可以要回来欠粮。
  堂堂朱家子孙,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可悲可叹,谁让他们生在陕西这个火山口呢?
  他们这一支,或者说,西安所有的宗室,都是第一代秦愍王朱樉创建的。
  就是那个死后遭受朱元璋痛骂:“尔虽身死,余辜显然”、
  “观尔所为,古所未有,论以公法,罪不容诛”等等的秦王。
  当然最有名,就是这位秦王正妃,乃是王保保的妹妹,传说中的“赵敏”。
  陕西自崇祯元年以来,就根本没发下过宗禄,秦王殿下衣食无忧,他们这些底层,就悲催了。
  “走,咱们要账去——”朱谊汐抬起头,鼓起气势,说出了这句话。
  “要账去——”中尉们打起了精神,参次不齐地喊着。
  朝廷欠了他十六年的宗俸,朱谊汐觉得,再不要回来,就得便宜李自成了,死,也得是个饱死鬼吧!
  大明亡了不要紧,钱粮可得要回来。
  十几个奉国中尉,在朱谊汐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西安城中有两条十字交叉的交通要道,形成了东、西、南、北四条大街,通向东、西、南、北四座城门。
  北大街以东,则是辉煌的秦王府,规模宏大,几占西安八分之一的地方。
  以西,则是府衙,省衙,以及总督衙门等所在。
  昔日热闹的北大街,此时寥寥几人,面容枯槁,街面店铺几乎都是半掩开着,最为人多的,反而是粮铺。
  咕噜噜——
  “走——”耳旁响起一片响声,朱谊汐忙不迭让众人快跑。
  “到长安县衙了——”十三叫道。
  “穷衙门!”朱谊汐摇摇头,往日里,县衙还是捞点钱来。
  “西安府衙了!”
  “呸,一年多没知府了,有屁用。”
  “布政使衙了!”
  “也是穷光蛋——”
  “那咱们去哪?”
  “总督衙们!”
  朱谊汐坚定地说道。
  “宗、宗主,那可是孙总督啊,手底下好几千丘八呢!”
  十三哆嗦着说道。
  “正是因为孙传庭,我才来敢要债!”
  朱谊汐微微一笑。
无弹窗小说网(www.530p.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弹窗小说网 > 历史 > 大明世祖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无弹窗小说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自发更新上传!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